返回首页 > 您现在的位置: 我爱德阳 > 企业单位 > 正文

化工企业4000亿搬家费,谁掏?

发布日期:2016/1/28 12:07:02 浏览:

化工企业4000亿搬家费,谁掏?

作者:

来源:华夏时报

发布时间:2015-9-623:45:04

摘要:自天津塘沽“8·12”爆炸火灾事故后,多个地方发布紧急通知,要求全面加强化工企业安全生产工作,坚决关停风险化工企业。

德阳北京搬家公司

本报记者杨仕省北京报道

新一轮涉化企业“大手术”或将从外迁转移开始“动刀”。

“自天津爆炸以后,各个省纷纷报来了需要搬迁改造的具体项目计划,我们初步汇总了一下,全国有近一千多个化工企业需要搬迁改造,总的搬迁费用大概有4000亿元。”8月29日,工信部部长苗圩在《水污染防治法》实施情况专题询问会上称。

苗圩进一步透露:“我们进一步分析,有些可以通过级差地租,退二进三解决一部分,地方政府、企业解决一部分,中央政府也给一点必要的支持,特别是给中西部经济欠发达地区一点必要的支持,推动搬迁改造,彻底解决企业转型升级,减少污染,减少排放。”

在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杨重光看来,天津爆炸事故敲响了安全生产的警钟,从城市功能定位和长远发展来看,这一次化工企业的“规模搬迁”势在必行。

退城进园

事实上,自天津塘沽“8·12”爆炸火灾事故后,多个地方发布紧急通知,要求全面加强化工企业安全生产工作,坚决关停风险化工企业。

甘肃省在8月中旬已向全省范围内的各市、州政府、安委会成员单位及相关企业下发紧急通知,对位于医院、学校、养老院、人口密集场所等敏感地区的化工企业进行排查,凡是存在火灾爆炸和有毒气体风险的企业,要立即停产,采取转产、搬迁、关闭等措施,彻底消除隐患。据悉,目前甘肃全省现有危化品生产企业200余家,经营企业2000余家,几乎所有生产企业均建有危化品储罐区或储存仓库,涉及化学品品种多达2828种,隐患极大。

而早在去年6月,河北省石家庄市便出台《关于中心城区工业企业搬迁改造和产业升级的实施意见》,意见提出将中心城区污染工业企业,至2017年年底前全部搬出中心城区,转向市外工业园区。

石家庄市发改委一位负责人向《华夏时报》记者介绍,2005年石家庄市规划建设了石家庄循环化工园,需要搬迁的化工污染企业统一搬迁至化工园区,但资金却是一个巨大的包袱。

“城区的化工企业都要搬迁。”石家庄循环化工园区管委会一位工作人员称,目前,已有晋煤金石化肥、河北威远生物化工、石家庄焦化厂、河北东华化工等企业搬迁到了园区。

其他地方对化工企业也出台了严厉的措施。四川德阳近日发布的《重点区域大气污染防治“十二五”规划德阳市实施方案(2013-2015年)》显示,德阳将严格环境准入,加快淘汰落后产能,积极有序推进城市主城区钢铁、石化、化工等重污染企业的环保搬迁、改造。

化工企业搬迁潮涌,据工信部有关负责人透露,天津爆炸事故发生后,全国约有一千多个化工企业需要搬迁改造,但如何搬迁却困扰着各方。

边建边搬

按照政府给出的时间表,石家庄白龙化工公司将在2015年年底前搬离市区。“我们此前也是边建设边搬迁,搬至石家庄循环化工园区的新厂已建设完成。”白龙化工一位负责人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说。

“在边建边搬中,既保证企业不丢市场,也能保证员工的饭碗。”白龙化工公司董事长刘文国称。

按照《石家庄市市区污染企业搬迁改造工作方案》,到2017年,华北制药、华曙制药、石药欧意药业、石药中诺药业公司等一大批制药企业也要搬出市区。目前,华药集团旗下的10个搬迁改造项目中,已经有7个项目完成搬迁,剩余3个将在2017年前完成搬迁。

但说易行难。“地方政府针对搬迁企业,提出了基本补偿和政策资金支持等方案,目前困扰企业搬迁的仍是资金不到位。”石家庄一化企负责人告诉记者。

除了资金问题,企业外迁还面临众多人员的安置问题。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李佐军表示,外迁是化工产业升级的最好路径,但人员安置问题很难解决。

事实上,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的推进,城市不断向周边蔓延,不少化工厂与居民区被围困在其中,暗藏隐患。比如南京金陵石化距最近居民区约200米;青岛丽东化工与最近居民区约600米;宁波镇海炼化,两万多人口的生活区就在二三百米外,刚刚爆炸的天津化工企业距离居民区最近也就500米。之所以有如此大的风险,是因为最近十年基于财政收入、政绩考核等,各地抢先发展产值大、税收高的重化工业。据专家推算,上马一个年产钢千万吨的项目,将年新增工业产值520亿元,产生5倍左右的拉动效应,带动近200种相关产业的发展。

“这样的大项目,对于任何一个地方来说,都不愿意放弃。”一位地方官员向《华夏时报》记者坦言,在“崇拜GDP”的影响下,地方政府明知道没有合适的土地去建设重化工业,也执意上马项目。

据悉,目前大连仅石化工业园区就有双岛湾石化工业区、大孤山半岛石化区、松木岛化工园区、长兴岛精细化工区等,如此多的石化园区显然面临着建设重复的质疑。

上述地方官员坦言,在石化、冶金、煤矿等高危行业为主产业的工业园区内,重大项目的规划、立项、审批、建设、验收、投产等每个环节,都应该有规范的程序并严格执行,但现实的问题却是环评滞后,如2011年饱受争议的大连福佳大化PX项目,就是在投产之后才环评的典型。

当前,我国化工项目是由海洋局、环保局等多个部门审批、立项和监管,九龙治水,其结果就是无人治水。

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,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(微信搜索“华夏时报”或“chinatimes”)

最新企业单位

欢迎咨询
返回顶部